| 设为主页 | 保存桌面 | 手机版 | 二维码 登录 注册
免费会员

河北省霸州市信任通线路工具厂

主营:玻璃钢穿孔器, 墙壁穿线器,穿管器,双稳机电缆拖车, 各种电缆放线架...

正文
女总裁的贴身兵王第六章什么内容?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    

  苏凌月已经完全陷入癫狂,疯狂扭着身子,还不断用手去扯身上已经乱糟糟的衣服。

  几乎完全**的苏凌月,身上已经布满了妖异的粉红色,甚至透过皮肤,都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的血管。

  “不好,药性已经完全发作,现在想要解除已经完全不可能!只有两种办法,一种是眼睁睁看着她药性发作,直至身体器官衰竭而死,一种就是……利用交合方式,帮她解毒。”

  陷入癫狂的苏凌月爬到了陆天龙身边,疯狂的撕扯着他身上的衣服,陆天龙沉思一下,当机立断,心里快速下了决定。

  陆天龙挠挠头,视线在苏凌月裸露的雪白肌肤和玲珑的身体曲线上游过,旁边床单上,一朵鲜红梅花格外惹眼。

  “不是吧?这么好的事儿让我碰上……不,应该是这事儿可有点儿荒唐!一不小心让她从女孩儿变成了女人。还得多谢张楚那个人渣。”

  这是一套普通四居室的房子,屋内没有豪华装修,收拾的倒很温馨舒适,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女人特有的淡淡体香。

  十七八岁,圆脸盘,大眼睛,齐刘海,个子不高娇小玲珑,前边有一对和身材完全不相称的大白兔,就跟俩排球似地,颤颤巍巍挂在那。

  女孩儿正在洗澡,冷不丁被突然闯进来的陆天龙吓了一跳,呆滞了两秒,一声尖叫之后火速扯过浴巾裹住了身子。

  “你是谁,你怎么在这里,你洗澡怎么不锁门!”陆天龙很生气,一口气抛出三个问题。

  “你是凌月姐带回来的?”慕容婉儿有些疑惑的盯着陆天龙,随即露出一副我懂了的表情。

  “不过你敢跟着凌月姐回家过夜,胆子真大!幸好冰冰姐出差不在家,要不然你会死的很惨!”慕容婉儿庆幸道。

  “这个房子除了凌月姐,还有我跟冰冰姐也住在这!冰冰姐很厉害的,我偷偷告诉你,如果不想死的话,以后就别再来家里搞!”

  “随便你们去宾馆、酒店,还是草丛,都行,就是别来家里!别问我为什么,反正我不会告诉你的!”慕容婉儿一脸坏笑道。

  她这么一说,陆天龙倒是更感兴趣了,“你这么说,我还就偏来,我倒是要见识见识你那个什么冰冰姐!”

  “随便你,死的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就成!”慕容婉儿摆摆手,然后一脸色咪咪问道:“对了,昨天晚上表现的怎么样?能让凌月姐满意吧?”

  陆天龙挺起胸膛,骄傲道:“必须满意,我一夜八次郎可不是浪得虚名!她点三十二个赞!”

  “一夜八次,你就吹牛吧!一次一分钟?”慕容婉儿撇撇嘴,道:“不管那么多了,反正你给我记住,以后你要真还来的话,不能穿的太暴露不能随便乱闯!这次就算了,本姑娘就当被鬼看了,不再跟你多计较!”

  “还有,以后再跟凌月姐做运动的时候,注意噪音,不要影响到我看小说!另外友情提示,要注意频次,没有耕坏的地,只有累死的牛。也要注意动作和姿势,一定做好自身保护工作,避免受伤香港马会开奖资料2018。”

  慕容婉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,道:“凌月姐,我也是为了你们好,昨天网上有条新闻都说了,一男一女因为玩儿高难度动作,男的丁丁骨折……呀,你别掐我!”

  两人跑出卫生间闹成一团,陆天龙赶紧趁机跑了进去,反锁房门,这才长出了一口气。

  这间房子不是苏凌月自己住,还有这个慕容婉儿和一个叫冰冰的姑娘,三人合住。

  可是,苏凌月这么一个有钱人,怎么会选择和别人合住呢?慕容婉儿和那个冰冰,和她又有什么关系?

  这个问题太复杂,陆天龙干脆不去想,觉得还是想点儿简单的比较好,比如说慕容婉儿那一双两只手都可能捧不过来的大家伙,是不是真的?

  “不禽兽不禽兽,有妞不泡大逆不道,好妞必泡替天行道。”陆天龙对自己如此道,然后就释然了。

  等他穿好衣服回到客厅的时候,苏凌月也已经换好衣服,站在一旁咬牙切齿的盯着陆天龙,似乎随时都要扑上来。

  慕容婉儿捧着一本小说,坐在沙发上一脸好奇的上下打量着陆天龙,还偷偷对他眨巴了两下眼睛。

  进了屋,憋了好一会儿的苏凌月彻底爆发,两只小拳头紧紧握在一起,死死盯着陆天龙,眼里似乎都要喷火。

  为什么要让他做司机,为什么要叫他去酒吧。一失足成千古恨,保存了二十多年的清白,竟然就这么轻易的丢掉。

  “我没有趁人之危,是张楚在你的酒里下了药,如果我们不发生关系,你会器官衰竭而死!”陆天龙耐心解释道。

  苏凌月神情一怔,从床上爬起来,仔细回想一下,昨天晚上,好像酒吧胖经理送了一瓶酒,自己喝了一杯之后,就完全失去了意识。

  足足过了五分钟,苏凌月终于恢复了平常,转过头冷冷盯着陆天龙,咬牙道:“你走,我不想再看到你!”

  “好吧,那没事儿我先回去!不过,作为你的第一个男人,以后有啥事儿尽管说,刀山火海在所不辞!”陆天龙拍着胸脯道。

  苏凌月低吼道,就算事情真的是陆天龙说的那样,可毕竟是这个混蛋,在她无意识的情形下要了她的第一次。